这些核史级人物,居家做父亲的样子,你还真想不到
中核集团宣传文化中心

2022-06-19 08:56 语音播报


天底下的爸爸一茬茬,千人千面,那些名耀核工业历史的人物,生活中作为一个爸爸都什么样?且听他们的子女回忆:

乐呵的“胖爸”

我们的爸爸邓稼先很随和,在家中从来不显出长辈的威严来。当我们很小,才刚刚学说话的时候,他就教我们叫他好爸爸、十分好爸爸、非常好爸爸、极端好爸爸、绝顶好爸爸等,直到想不出新的名堂为止。可是我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胖爸”,他也很高兴地答应……

从我们懂事以后,爸爸常常出差在外,回家的时候很少。但是每逢爸爸回来的时候,家中就十分欢乐。我们都愿意和爸爸聊天,或者讲故事给爸爸听。我说天黑以后在外面墙角处逮蚰蛐的过程,爸爸就津津有味地听着,并且随时插几句话,介绍自己的经验,说到高兴处,俩人都哈哈地笑。

男孩子都淘气,我弟弟平平也不例外。一次,他爬到大礼堂外面的一棵大树上坐着。这天礼堂里正在开大会。礼堂在二楼,他坐在树杈上,正好和坐在主席台上的爸爸对着,爸爸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爸爸。叔叔们悄悄地提醒爸爸说:“老邓,你看,你儿子在树杈上坐着呢!”爸爸轻声地回答:“让他玩去吧,我小时候也爬树。”

爸爸常说:“我们是小孩子的亲爱的父母,并不是他们的阎王。”

——摘编自邓稼先子女合著《隐姓埋名的爸爸》

1958年,邓稼先全家福

“米其林大厨”父亲

很少人会想到,我们的父亲杨澄中还是一个能干的厨师。平时,家里的家常便饭是我们儿女做。但遇到特殊时候,还要父亲出面。父亲做的烤鸭,在我们儿女看来,不逊于全聚德的。红烧鱼、糖醋鱼更是他的拿手好菜。每年的春节除夕,为了让我们高兴,父亲就给自己放一下午的假,到厨房掌厨做年夜饭的菜和准备火锅。东坡蛋之类的菜肴全是父亲手把手教我们的。

困难时期,父亲还用手摇绞肉机将甜菜制成甜菜酱,放在玉米面发糕上,和五色蛋糕滋味不相上下。分配的黄豆,父亲也想办法做成鲜嫩的豆腐。父亲最会做泡菜,二姐有个同学,吃了我们家的泡菜后,回去对她的父亲说:“杨伯伯不愧是个科学家,把青菜、萝卜放进清水后就变得那么好吃。”

——摘编自核物理专家杨澄中子女合写文章《一生奉献的人》

杨澄中全家福

“工作狂” 父亲

小时候,我不太喜欢父亲,他常出差,很少能在星期天带我到公园去玩。他很少跟我说说笑笑,好像总在思索着什么,态度很严肃,我不敢去打扰他。

在我记忆中,最突出的是父亲好像从来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每个星期日上午,他照例到力学所去工作,下午多是在家看书,写文章。

大约在1963年或1964年的一个夏天,组织上硬性安排了一次休假,到北戴河。那次我们和汪德熙伯伯全家一起在北戴河,我发现父亲会游泳,他说在海边长大的孩子都会游泳。父亲玩得很开心,但他只肯休假一个星期。回到北京,又夜以继日地工作了。那次是我父亲在国内工作了12年间唯一的一次休假。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位永不知疲倦、终日勤奋工作的人。

——摘编自郭永怀之女郭芹《献身祖国航天事业的人》

儿时的郭芹在父母陪伴下练钢琴

内疚的父亲

“文革”期间,无线电电子专家陈芳允被戴上了“特嫌”的帽子,他的儿子陈晓东大学毕业时,原本有好的前程,受父亲牵连,只被分配到江西一个小工厂里。身为父亲,陈芳允为此心中很愧疚。

“我临去江西报到时,父亲还送我到火车站。我在江西时有一次收到母亲寄来的包裹,里面有一罐花生米。母亲说,那是父亲一粒一粒剥的。”

——摘编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陈芳允:不穿拉链衣服的院士》

陈芳允(右一)全家福

“故事机”父亲

于辛的父亲于敏每天回家都皱着眉,一进屋就看书。经常天不亮就走了,到吃饭的时候也见不着他。有时候半夜他还突然起来,披着衣服写东西。但他仍能从一些细节上体会到父爱,比如虽然工作压力很大,可父亲从没在家里发过火,出差回家以后,父亲也会首先问问他和姐姐的情况。

父亲博览群书,对历史典故信手拈来,“就像一本百科全书,有说不完的故事”。于辛上小学的时候,一家人去颐和园玩,颐和园的长廊上面有一些画,每一幅画都有一个故事。父亲边走边讲给他们听,走完长廊,听完故事,一上午就过去了。现在于辛去颐和园,走在这个长廊里就会想起父亲。

——摘编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于敏有多“普通”?》

1971年,于敏全家福

“收纳狂”父亲

在朱明远记忆中,父亲朱光亚不爱说话,但是做任何事都很有条理。“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三个人所有的衣服,四季轮换时,过季的要收到箱子里。谁的衣服、什么季节的、放在哪个箱子里,父亲都一拿一个准,从不会乱。因为他在每个箱子上都会留一张卡片,上面登记了人名、季节、件数等,一目了然。”

“小时候,父亲在家里的办公抽屉里放着好多办公用品,其中有些挺漂亮的铅笔,有时我们的铅笔用完了,就想趁他不注意从他抽屉里顺一根走。他马上就会发现,询问我们谁拿了?我们只能不打自招。”

——摘编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从活泼到缄默 什么工作改变了朱光亚的性格?》

1962年,朱光亚全家福

“佛系”父亲

彭士禄的女儿彭洁说:“印象中父亲对于我功课的指导只有一次。那天我在家里写作业,父亲突然开门回家拿东西,看到我便问在干什么?我说在写作业,但我不会除法。父亲拿完东西临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你把乘法倒过来算就是除法。”

对于子女的学业,彭士禄没有过多的要求,尽力就好,但有一条是要铭记的:认认真真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摘编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彭士禄,历尽千帆仍是“乐天派”》

1973年,彭士禄与女儿彭洁在武汉合影

“孩子王”父亲

女儿汪援说:“小时候我们一点儿都不怕爸爸,从没见过他板脸生气的样子。”

有一次,汪德熙抽出时间来给孩子们讲故事,那天还有对门邻居家的几个孩子,四五个孩子紧紧围着他,最小的一个甚至骑到他的脖子上。故事是关于小动物的,汪德熙活灵活现地模仿着小动物们,逗得孩子们哈哈大笑。

——摘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汪德熙:他曾奠基核化学,创建研究生部,也曾弹钢琴、养猪》

汪德熙晚年在家弹钢琴

 不缺席的父亲

身为父亲,原核工业部长刘杰工作再忙,也不忽略孩子的家长会,而且出行俭朴:“一次中学召开家长会,班主任知道我爸爸是部级干部,以为他一定是坐专车来,结果惊讶地看见爸爸骑着自行车,风尘仆仆地赶到。我家那时住在百万庄,骑车到缸瓦市,再快也要40分钟。” 刘杰的三女儿回忆说。

——摘编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自学多门外语、自制半导体、百岁高龄差点成“网迷”,他是核工业老部长刘杰》

刘杰和孙女们在一起

严抓学习的父亲

原核工业部副部长周秩很重视孩子的学习。一天,他在屋里一边踱来踱去,一边监督大儿子周小江写外语作业。当他从屋子的另一头踱回来时,竟发现儿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发出一声怒吼,吓得儿子从梦中惊醒。这一吼,让全家人过了几十年都还记忆犹新。

小儿子周小山回忆:“初一的暑假,我已经和同学约好去八宝山玩了。结果正赶上我父亲回京开会,他一看到我数学和外语没及格,直接就把我扣在家里补习,害得我没玩儿成。”

——摘编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周秩:为四〇四奔走半生的“老兵”》

1961年,周秩全家福

拿钱“鸡娃”的父亲

文功元的女儿文圣英上小学时,父母偶尔会给她几分钱的零花钱当奖励。有一次,她一门功课得了3分(当时是5分制)。学校要求成绩册每周要找家长签字。她整个周末都惴惴不安,一直等到周一早晨,父亲马上要去上班了,才鼓起勇气把成绩册递给了父亲。父亲接过成绩册,扫了一眼,一边签字一边说:“以后要是再得3分,可就没有奖励了。”后来小学六年级毕业考试时,文圣英五门功课都是100分。

——摘自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之《文功元:他身体瘦弱,却活了近百岁;他一生传奇,却低调平和》

文功元(前排左)全家福

这么多“型号”的父亲

你更喜欢哪一款?

(以上内容主要摘编自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我们的父辈-自然科学家卷》一书以及中国核工业报刊融媒体部采写的核工业功勋系列文章。)


编辑:李拓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