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电影投融资亟待破局
中国电影报 | 作者 龙增桃

2022-08-16 20:13 语音播报


论坛现场

8月16日上午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投融资峰会”在京举行,电影投融资领域代表共聚一堂,从投融资角度,热烈讨论了一个行业内颇为急切的问题——疫情下电影行业愈发艰难,该如何打破困局?

疫情之下,投融资的经验和规律

在峰会的上半场,头部影视公司及影视投资人分享了疫情期间已经成功运作的投融资项目,以及电影投融资中遵循的基本规律。

近期,博纳影业集团发布即将上市的好消息。据博纳影业招股书显示,《长津湖》贡献了博纳去年近七成收入。可见,博纳影业的发展得益于主旋律电影的制作。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介绍了《长津湖》的融资情况,“在北京作为文化企业很幸福,《长津湖》在最难的时候,得到了北京市委宣传部领导的鼎力支持、得到了北京银行的资金支持。”

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 蒋德富

得到融资之后,博纳出品的电影几乎都获得了成功,蒋德富总结了博纳电影创作的经验,“进行主旋律电影商业化运作,立意是主旋律,但是类型可以是多样化。”依循这样的经验,博纳在8年内上了9部电影,获得票房216亿,给予金融机构以投资信心。

从宏观上来讲,电影投融资遵循着一些可以把握的规律。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挺伟指出,“电影投资有三个明显的效应。”

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挺伟

“第一是头部效应。头部影片的投入资金不断加强。”大投资的头部影片在电影市场中也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例如《独行月球》在今年暑期档票房占比30%以上。

“第二是是集群效应。一部电影众星云集,反映出电影前期投资的集中度高,大家形成合力共同对电影进行加持。”

“第三是聚合效应。头部的项目越来越集中,企业聚合度越来越高,电影工具效应越来越明显,不同区域聚合了不同的资金。”

这些规律在当下的电影业可以得到印证,说明投资者对电影行业尤其是头部影片存有信心,电影行业也在继续拿出亮眼的电影项目和电影票房表现予以回应。

最难的一年,融资如何破局?

头部影片之外,其他电影项目仍然面临着融资难题,疫情之后也有许多投资者倾向于选择观望的态度。峰会的下半场围绕这一问题展开。

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瑞芳对电影融资如何破局提出了几点建议。

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瑞芳

一是电影创作要捕捉观众的情绪,“电影是一种情绪产业,是在服务观众的情绪,创作者这一方在当下这样压抑的情绪下,不确定和比较被动的情况,需要思考如何捕捉观众所需要的情绪疏导点。”拿出了适合当下的好作品,才会让投资者更有信心。

二是投资者应该把握住现在的好时机。“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经过疫情这三年的时间,留下来继续在电影行业生根的人已经是行业内的精英人士,他们值得被投资。”

针对今年的电影市场,业内出现了一种非常消极的论调,“今年是电影最难的一年。”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黄群飞指出了这一现象,但他同时强调,电影市场基本面还在,有向好的一面,“存量观众和存量市场现在还存在。8月13日国家电影局的数据,暑期档票房达到73.82亿,已经超过去年三个月的票房73.81亿。有一些影片,比如《独行月球》《人生大事》等都达到或者超过了预期。”

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黄群飞

黄群飞指出,资本应对电影市场保持信心,继续支持电影业,“不仅仅是投资头部影片,也要投资中小影片,要多样化。”只有这样,影片的供给才能持续跟上,中国电影市场才有未来。

下一阶段,投融资机制如何改进?

针对电影投融资机制具体存在的问题,论坛嘉宾各抒己见,提出了改进对策。

“应该建立更长效的投融资机制。”刘瑞芳指出。根据她的电影制作经验,目前更多的投资方式是联合投资,即到后期宣发才找合作方,这样的投融资结构比较单一。应该建立更长效的投融资机制,比如银行信贷、基金、机构直投,让投资人和制作人坐在一起沟通,寻找更多的合作方式。

“应该建立品牌基金投资电影产业。”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独行月球》总制片人刘洪涛给出了这一建议。他发现,很多电影公司在辟谣,说有人在打着他们影片的幌子融资,这是因为金融机构面向普通投资人融资的过程中走偏了,“未来若出现像有品牌的电影公司一样的品牌基金,来投资电影产业,这样才容易让投资人信服。”

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独行月球》总制片人 刘洪涛

应该开拓后影院市场来平衡电影投融资结构。刘洪涛和刘瑞芳都针对这一方向,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刘洪涛指出开拓后影院市场的必要性,“成熟的电影工业不仅仅依赖于票房,若未来中国电影票房收入仅占影片收益的60%或50%,衍生品、版权等各种各样的销售收入等资金可以平衡投融资结构。后续可以用于支持一些非爆款项目。”

刘瑞芳给出了开拓后影院市场的具体建议,她举出了已有的经验。电影的实地产业开发方面,例如《我和我的家乡》系列中设计了一所学校,剧本创作前期和当地就进行了沟通,将其作为千岛湖的一个打卡地进行开发,现在已经成为热门的旅游景点。她还提到,可以参考网剧和综艺的盈利模式,“例如一部综艺节目,会用音乐跟电商做文创、跟游戏做引流、展览落地、跨行业合作联盟等等。”电影也可以学习这类多样化的盈利模式。

“现在电影融资难,因为电影不景气、资本红利期已过,这只说对了一半,上一个红利期已经过了,我们要准备好迎接下一个红利期。”黄群飞这样总结。

他认为,只要在政策上继续鼓励电影产业化发展,电影行业加强自律,重获资本的信心,行业内抱团取暖,团结一致夹缝中求生存,就能共同迎接中国电影下一个高潮。

本届中国电影投融资峰会由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和中国电影基金会等联合主办。

北京广播电视台党组副书记、副台长、机关党委书记,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秘书长韦小玉,中国电影基金会理事长张丕民,北京银行行长助理、公司业务总监,北京银行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戴炜进行了致辞。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副理事长周建东,浙文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电影事业合伙人叶宁,完美世界高级副总裁、完美世界影视负责人曾映雪,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宋维才等参加论坛。

在峰会上,中国电影基金会和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调研编写的《北京电影投融资发展报告(2022)》一并发布。


编辑:谢永利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