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驾校学员近一半学摩托,迅猛增长的摩托车何处去?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宏阳

2022-09-01 12:01 语音播报


热点

驾校训练场,有人赶着下班后夜间学摩托;机动车检测场,等待验车上牌的摩托车排起长龙;在后厂村、望京等互联网企业聚集地,高峰时段摩托车群很有阵势……这两年,摩托车在北京越来越火。截至8月初,今年全市报名学习摩托车驾驶的人数已达15万,占报名学驾总数的46%。

伴随着摩托车数量迅猛增长,管理压力也“抛”给了社会。不按规定车道行驶、闯禁行、“炸街”……被骑友们称为“摩托车友好城市”的北京,正面临着管理挑战。迅猛增长的摩托车究竟路在何方?

驾校学员近一半学摩托

每周三、四、五的20时至24时,东方时尚驾校摩托车训练场上都会迎来“夜班学员”,趁着下班时间、天又凉快,抓紧练车。他们中既有通勤“刚需”的,也有出于兴趣想玩车的。如今的摩托车训练场,已不再是外卖骑手的“天下”。

“我跟姐妹一起报名的,周末常陪朋友去郊区骑车,渐渐产生兴趣,也想买一台摩托。”北京公交驾校训练场上,年轻学员陈女士告诉记者,她平时通勤开小汽车,买了摩托可以限行时骑,“关键是,女生骑摩托车多帅啊!”据公交驾校统计,2017年起,该校摩托车学驾人员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目前男女学员比例已达到1比1,甚至有女学员数量超越男学员的趋势。

记者从市交通委驾驶员培训管理处获悉,2020年、2021年,全市报名学习摩托车驾驶的人数分别为16.5万人、19.6万人,占当年全市报名学驾总人数的37.6%和38.3%。今年截至8月8日,报名学习摩托车驾驶的人数已达15万人,占总人数的46%。

在盛华机动车检测场,记者看到,临近中午时分,依然有30多辆崭新的摩托车排队等待验车上牌。“今天算人少的,多的时候整条通道都是满的。”检测人员说。

郊区户口可上牌催生新“背户”族

记者了解到,各地骑友们常评价北京是“摩托车友好城市”的代表。之所以有这样的评价,是因为北京尽管对摩托车执行区域禁行、城六区“总量控制”政策,但并未像许多大城市一样全面“禁摩”。除城六区外,郊区户口可以上摩托车京B号牌。

然而,这种“友好”却被许多人钻了空子。在王四营桥附近一家摩托车车行,工作人员得知记者没有郊区户口后,提出两个方案:一是找有郊区户口的朋友“背户”,二是花点手续费上“公户”。“如果不是关系特好,人家一般不愿意担责任。上‘公户’也就一千多块,看你选什么排量的车、需不需要交购置税。”对方透露,现在查得越来越严,目前他们注册一个公司,一般给两台摩托车上牌,上完牌就把公司注销,没什么成本。

这种乱象,让管理政策效果大打折扣,也令家住四五环但户口在城六区的居民感到不公。在人民网政府留言板上,有市民提出,海淀、朝阳覆盖范围超过四环、五环,如果两区居民只在四环外骑车,并不违反禁行规定,但因为不属于郊区,还是不能申请京B号牌。

而且,无论是“公户”还是“私户”,当下,大批摩托车躲着交警、电子眼闯禁行,进入四环内道路行驶,城六区摩托车总量控制政策面临失控风险。

要避免摩托车膨胀成为主导交通方式

面对摩托车迅猛增长带来的管理压力,北京究竟该如何管理?摩托车安全驾驶培训讲师段志国表示,他近期从各大摩托车群了解到,北京加强摩托车非现场执法,增加了一大批电子眼,“这样很有效,只要罚到心疼,违法现象会改善很多。如果在城区内,根本没有违法空间。”他还拿深圳举例,“无故占用应急车道罚款三千元,你还敢不敢走?”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则认为,城区摩托车总量管理的意义,在于要避免摩托车膨胀成为主导交通方式。“摩托车上路灵活、速度快,如不加管理,会吸引非常多的市民选择摩托车出行。对于超大城市来说,交通拥堵未见缓解,还新增巨大的交通安全风险,与北京大力发展慢行优先、公交优先、绿色优先的理念也是相悖的。

“应先控制住增量,再解决存量市场,通过置换津贴、提高年审成本、额外征收污染费等措施,加快旧车淘汰。”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可持续城市部门主任刘岱宗指出,在管控摩托车的同时,也要警惕电动自行车“摩托化”,对重量、最高限速严格控制。


编辑:王海萍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