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谷一等友人追忆“词坛泰斗”乔羽,他一生最大的学问就是家国情怀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韩轩

2022-06-20 20:43 语音播报


中国歌剧舞剧院20日下午发布讣告,6月20日凌晨3时,中国歌剧舞剧院原院长、著名词作家、一级编剧乔羽在京逝世,享年95岁。多年来,乔羽创作的《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刘三姐》《难忘今宵》等作品在祖国大地传唱不息,这位被誉为“词坛泰斗”的作家,在歌词创作这个方寸之地,呈现出丰富多样、感情充沛的大千世界。

每个时代都有他的歌

得知乔羽去世的消息,资深乐评人金兆钧发了一副挽联:“一条大河荡起双桨都说祖国风光好,难忘今宵爱我中华百姓思念夕阳红。”短短的挽联,串起了《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让我们荡起双桨》《难忘今宵》《爱我中华》《思念》《夕阳红》等多首作品。从上世纪50年代起,每个时代都有乔羽创作的歌传唱。

“他的创作既能举重若轻,也能举重若‘重’。”金兆钧说,他的作品中既有朦胧的《思念》,唱着“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给人无限想象力;也有给孩子的《让我们荡起双桨》,唱到“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就不再唱了,给听众思考;他还参与了《东方红》这种充满高度和厚度的作品的创作,作品层次丰富,禁得起时代的考验。

李谷一与乔羽合影(李谷一供图)

乔羽逝世的消息传出,多位艺术家、明星及网友们自发悼念:“我们都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著名歌唱家李谷一在6月20日上午得知乔羽去世的消息,“虽然有这个思想准备,但也非常悲痛。”李谷一说,她小时候第一次唱乔羽的歌,就是那首著名的《让我们荡起双桨》。1984年,李谷一演唱了乔羽创作的《难忘今宵》,直到今天还是每年春晚最经典的压轴之作。“当时请他创作这首歌时,他问春晚导演谁来唱,导演说是李谷一唱,他立马说:‘李谷一唱,我来写。’”李谷一说,乔羽老爷子是歌词界当之无愧的泰斗,是自己特别敬重和热爱的合作伙伴,“人世间虽再无他的身影,但他高尚爱国爱民的精神,朴实无华、善良可爱幽默的人品性格,无人能超越的伟大艺术才能和作品,将永远留存在人世间,留存在亿万人的心中!乔羽老爷子一路走好!”

一生最大的学问是“家国情怀”

1989年,乔羽在京举办他的作品音乐会,前北京日报社副总编辑、时任文化记者的初小玲第一次见到乔羽。采访时,她向乔羽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每个时代都有你的歌曲在流行?”

“当时他愣住了,只说了四个字:‘我不知道。’”初小玲回忆,这是她与乔羽的第一次对话。后来,他们经过了一次长达六个小时的畅快采访,她又一次提出了这个问题,乔羽认真地说:“你容我想想。”又过了两天,乔羽专门打电话给她:“如果我的歌词还有可取之处,那就是我注重在不同的年代写人民的心理,写人民大众最真实的感情。”

在初小玲看来,这是对乔羽作品真实的评价。乔羽曾以《我的祖国》的创作为例,回忆电影《上甘岭》的导演请他创作歌词的情景,“中国人民刚刚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对新生活充满憧憬,抗美援朝战争又来了,这个时候,前线的战士们会想到什么?一定是家乡,是亲人和美好的生活。”乔羽话锋一转,“但中国人的传统就是‘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我们向往美好的生活,可敌人来了,就要先把敌人赶走,这是每个战士内心的感情。”

乔羽和初小玲

于是,乔羽把这些感情都写进了《我的祖国》中,并用一句“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句神来之笔开篇。有人问他为什么只写一条大河,而不是长江黄河,“他说这就是我小时候我家门口的那条河,小时候看见的就是一条大河,当时中国的老百姓80%、90%都是农村人吧,大家听了一定会有共鸣。”初小玲回忆说。

“乔羽的一生见证了新中国历史的很多节点,他的青春事业和我们这个民族战火连天的岁月连结在一起,他最大的人生学问就是家国情怀。”初小玲说,乔羽常跟她聊起自己的人生故事,其中很多经历都与重大历史节点相连。北平解放时,二十啷当岁的乔羽作为文管会的成员,带着3000多名工人参加入城仪式,“就是从前门大街进的北京,当时他心中的自豪感无以言表。”初小玲说,“乔羽的家国情怀是一种感情,也是寄托,更是对祖国未来的希望。他担当的是为人民内在情感写意会神的角色,并满心真诚地相信,他笔下那么多美好的音乐形象一定会实现。”

万山红与乔羽合影(万山红供图)

后辈眼中风趣的“乔老爷”

在艺术界,乔羽有一个特别的称号“乔老爷”,这来自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一部喜剧电影《乔老爷上轿》。因为乔羽为人风趣幽默,亲和善谈,人们都亲切地叫他“乔老爷”。

著名歌唱家万山红说,乔羽是看着自己长大的。18岁的万山红考进中国歌剧舞剧院时第一次见到了乔羽,乔羽看见这个浓眉大眼的东北女孩,就叫她“长下巴女孩”。“当时我眉毛比较黑,眼睛比较大,下巴比较长,他就这么叫我。”万山红回忆,她对乔羽的第一印象则是个慈祥的、笑眯眯的老爷爷,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他发过火,“后来熟了我经常找他聊天,经常是想跟他吃个午饭,结果一聊就聊到晚饭了,大家都特别喜欢听他说话。”

在艺术上,乔羽也给了万山红这位后辈极大的指导和肯定。万山红刚来到剧院时,出于形象原因总被安排演反派,乔羽看了她的戏说:“能把反派演好的是好演员,应该也能把正面人物演好。”自此,万山红有了第一个女英雄的角色。后来在筹备歌剧《原野》时,万山红找到乔羽说想演金子,“乔老师说导演选了其他人,如果你想要进组的话,可能就得是C组,我说哪怕D、F组都没关系。”乔羽相信万山红的实力,推荐她去试试,结果,这部原创歌剧在国际上大放异彩,万山红作为A组演员出演,获得了戏剧最高奖“梅花奖”。

接触过乔羽的人都说,乔羽的风趣幽默与他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对艺术的超高敏感度脱不开关系。万山红说她在演唱乔羽创作的《巫山神女》时,因为其中引用了毛主席诗词,“乔老师就引导我们多读书,读毛主席诗词,把它吃透,才能理解那种气魄。”万山红说,“乔老师小时候读的是传统经典,他说自己小时候也不懂,但天天摇头晃脑跟着读,等长大了,突然有一天就明白了其中深刻的含义。”是乔羽让万山红明白,作为艺术家,要把根扎得很深。

著名作曲家谷建芬评价乔羽的词作深入浅出,明白易懂但特别有深意,“他的词看一句两句,有时候还看不明白,里面深刻的东西、言外之意太多,学问特别大。”初小玲觉得这个评价特别准确,“乔老爷年轻时曾有个理想,想做一个哲学家,没想到最后成为词作家。他说天地间万事万物,几乎没有什么不可以进入歌词这个领域,它篇幅虽然短,但非常不容易写好,特别考验思想功力、生活功力和艺术功力。”在初小玲看来,乔羽的词正是“史哲入词,喻寓不涩,明白如话,自出机杼”。

乔羽一生创作了太多经典作品,不愧为“词坛泰斗”的称号,但他生前听说这个称谓时,总是摇摇头、摆摆手说:“哪是什么泰斗啊。”晚年时,乔羽曾给自己写过一段墓志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这里埋葬着一个写过几首歌词的人。”

乔羽之子乔方向记者透露,由于疫情关系,乔羽的悼念活动或将从简,中国歌剧舞剧院将后续公布相关事宜。


编辑:金力维


打开APP阅读全文